您正在查看: 2017年7月

人类的十个有趣心理效应

罗密欧与朱丽叶效应


  莎翁的名著《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故事几乎人尽皆知:罗密欧与朱丽叶相爱,但由于双方世仇,他们的爱情遭到了极力阻碍。但压迫并没有使他们分手,反而使他们爱得更深,直到殉情。心理学把这种爱情中的人儿“越是艰险越向前”的现象称为“罗密欧与朱丽叶效应”,即,当出现干扰恋爱双方爱情关系的外在力量时,恋爱双方的情感反而会加强,恋爱关系也因此更加牢固。这是有关爱情的一种“怪”现象。
  认知失调理论很好地解释了这个颇具罗曼蒂克色彩的效应。当人们被迫做出某种选择时,人们对这种选择会产生高度的心理抗拒,而这种心态会促使人们做出相反的选择,并实际上增加对自己所选择对象的喜欢。因此,人们在选择恋爱对象时,由于人们对父母反对等恋爱阻力的心理抗拒作用,反而会使双方的感情更牢固。当这种恋爱阻力不存在时,双方却有可能分开。经历过重重阻力和生死考验的爱情,不一定能抵得住平凡生活的冲击。当爱情的阻力消失时,也许曾经苦恋的两个人反而失去了相爱的力量。

从众心理


  学者阿希曾进行过从众心理实验,结果在测试人群中仅有1/4~1/3的被试者没有发生过从众行为,保持了独立性。可见它是一种常见的心理现象。从众性是人们与独立性相对立的一种意志品质;从众性强的人缺乏主见,易受暗示,容易不加分析地接受别人意见并付诸实行。
  生活中有不少从众的人,也有一些专门利用人们从众心理来达到某种目的的人,某些商业广告就是利用人们的从众心理,把自己的商品炒热,从而达到目的。生活中也确有些震撼人心的大事会引起轰动效应,群众竞相传播、议论、参与。但也有许多情况是人为的宣传、渲染而引起大众关注的。常常是舆论一“炒”,人们就易跟着 “热”。广告宣传、新闻媒介报道本属平常之事,但有从众心理的人常就会跟着“凑热闹”。
  不加分析地“顺从”某种宣传效应,到随大流跟着众人走的“从众”行为,以至发展到“盲从”,这已经是不健康的心态了。多一些独立思考的精神,少一些盲目从众,以免上当受骗,方为健康的心理。

晕轮效应


  晕轮效应,又称“成见效应”,这种强烈知觉的品质或特点,就像月亮形式的光环一样,向周围弥漫、扩散,从而掩盖了其它品质或特点,所以就形象地称之为光环效应。
  有时候晕轮效应会对人际关系产生积极效应,比如你对人诚恳,那么即便你能力较差,别人对你也会非常信任,因为对方只看见你的诚恳。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当我们看到某个明星在媒体上爆出一些丑闻时总是很惊讶,而事实上我们心中这个明星的形象根本就是她在银幕或媒体上展现给我们的那圈“月晕”,它真实地人格我们是不得而知的,仅仅是推断的。

马太效应


  马太效应(Matthew Effect),是指好的愈好,坏的愈坏,多的愈多,少的愈少的一种现象。名字来自于《圣经·马太福音》中的一则寓言。在《圣经·新约》的“马太福音”第二十五章中有这么说道:“凡有的,还要加给他叫他多余;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
  1968年,美国科学史研究者罗伯特·莫顿(Robert K. Merton)提出这个术语用以概括一种社会心理现象:“相对于那些不知名的研究者,声名显赫的科学家通常得到更多的声望即使他们的成就是相似的,同样地,在同一个项目上,声誉通常给予那些已经出名的研究者,例如,一个奖项几乎总是授予最资深的研究者,即使所有工作都是一个研究生完成的。”
  罗伯特·莫顿归纳“马太效应”为:任何个体、群体或地区,一旦在某一个方面(如金钱、名誉、地位等)获得成功和进步,就会产生一种积累优势,就会有更多的机会取得更大的成功和进步。
  此术语后为经济学界所借用,反映贫者愈贫,富者愈富,赢家通吃的经济学中收入分配不公的现象。
  社会心理学上也经常借用这一名词。

安慰剂效应


  安慰剂效应,又名伪药效应、假药效应、代设剂效应(英文:Placebo Effect,源自拉丁文placebo解“我将安慰”),指病人虽然获得无效的治疗,但却“预料”或“相信”治疗有效,而让病患症状得到舒缓的现象。有人认为这是一个值得注意的人类生理反应,但亦有人认为这是医学实验设计所产生的错觉。这个现象无论是否真的存在,科学家至令仍未能完全理解。
  安慰剂效应于1955年由毕阙博士 (Henry K. Beecher)提出,亦理解为“非特定效应” (non-specific effects)或受试者期望效应。
  一个性质完全相反的效应亦同时存在——反安慰剂效应 (Nocebo effect):病人不相信治疗有效,可能会令病情恶化。反安慰剂效应(拉丁文nocebo解“我将伤害”)可以使用检测安慰剂效应相同的方法检测出来。例如一组服用无效药物的对照群组(control group),会出现病情恶化的现象。这个现象相信是由于接受药物的人士对于药物的效力抱有负面的态度,因而抵销了安慰剂效应,出现了反安慰剂效应。这个效应并不是由所服用的药物引起,而是基于病人心理上对康复的期望。
  医务人员可以利用安慰剂,以激发病人的安慰剂效应。当对某种药坚信不移时,就可增强该药物的治疗效果,提高医疗质量。当某种新药问世,评价其疗效价值时,要把药物的安慰剂效应估计进去。如果某种新药的疗效与安慰剂的疗效经双盲法试用后,相差不大,没有显著的差异时,这种新药的临床使用价值就不大。这也就是为什么一些新药刚刚问世时,人们往往把它们当作灵丹妙药,而经过一段时间的使用后,其热潮消失、身价下降的原因。安慰剂效应在药物使用过程中比比皆是,甚至如心绞痛这样严重的器质性疾病,使用安慰剂也有1/3以上的患者获得症状的改善,许多镇痛剂都具有明显的安慰剂效应。还有一些病人,在使用安慰剂时,也可出现恶心、头痛、头晕及嗜睡的药物副反应,这也属于安慰剂效应。
  使用安慰剂时容易出现相应的心理和生理效应的人,被称为安慰剂反应者。这种人的人格特点是:好与交往、有依赖性、易受暗示、自信心不足、好注意自身的各种生理变化和不适感、有疑病倾向和神经质。
  安慰剂效应是一种不稳定状态,可以随疾病的性质、病后的心理状态、不适或病感的程度和自我评价,以及医务人员的言行和环境医疗气氛的变化而变化。所以,就出现了安慰剂效应有时明显,有时不明显,或根本没有的现象。我们应当记住,在病人中安慰剂效应是较易出现的,大约有35%的躯体疾病病人和40%的精神病病人都会出现此种效应。也正由于病人有此心理特点,才使江湖医生和巫医术士得以有活动市场,施展其术。

期望效应


   期望效应又叫“皮格马利翁效应”,也叫“罗森尔塔效应”。这个效应源于古希腊一个美丽的传说。相传古希腊雕刻家皮格马利翁深深地爱上了自己用象牙雕刻的美丽少女,并希望少女能够变成活生生的真人。他的真挚的爱感动了爱神阿劳芙罗狄特,爱神赋予了少女雕像以生命,最终皮格马利翁与自己钟爱的少女结为伉俪。后来美国哈佛大学教授罗森林塔尔等人为首的许多心理学家进行一系列研究,实验证明,学生的智力发展与老师对其关注程度成正比关系。

  罗森塔尔和雅各布森认为,由他们提供的“假信息”最后出了“真效果”的主要原因,是“权威性的预测”引发了教师对这些学生的较高期望,就是这些教师的较高期望在8个月中发挥了神奇的暗示作用。这些学生在接受了教师渗透在教育教学过程中的积极信息之后,会按照教师所刻划的方向和水平来重新塑造自我形象,调整自己的角色意识与角色行为,从而产生了神奇的“期望效应”。
  其实,“罗森塔尔效应”是赏识教育的理论基础,其理论价值远远没有得到老师们的普遍重视。我想从这个期望效应中我们可以获得一点启示,那就是老师应给予学生更多的鼓励与期望,还应该把这种效应用于学生身上。老师要告诉学生,他们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一群人。让学生对自己增强自信心,对自己的人生前途更充满希望。在教学实际中,用对待聪明学生的态度方法对待你所有的学生,多给他们一些积极的期待,你的学生将会越来越聪明的。同时也给老师提个建议:凡是学生能自己办到的事,坚决不替代;课堂上能少讲的就少讲,能不讲的就不讲;把课堂时间还给学生,把学习的自由权交还给学生。那么,你还给学生的将是更美好的未来。

霍桑效应


  霍桑效应(Hawthorne Effect)或称霍索恩效应,起源于1924年至1933年间的一系列实验研究,其后,从1927年到1932年,乔治·埃尔顿·梅奥(George Elton Mayo)教授持续多年对霍桑实验结果进行研究、分析。霍桑一词源于用于实验的工厂,它是美国西部电气公司坐落在芝加哥的一间工厂的名称。实验最开始研究的是工作条件与生产效率之间的关系,包括外部环境影响条件(如照明强度、湿度)以及心理影响因素(如休息间隔、团队压力、工作时间、管理者的领导力)。
  由于受到额外的关注而引起绩效或努力上升的情况我们称之为“霍桑效应”。也就是所谓的“宣泄效应”。
  霍桑效应的发现来自一次失败的管理研究。美国芝加哥郊外的霍桑工厂,是一个制造电话交换机的工厂。这个工厂具有较完善的娱乐设施,医疗制度和养老金制度等,但员工们仍愤愤不平,生产状况也很不理想。为探求原因,1924年11月,美国国家研究委员会组织了一个由心理学家等各方面专家参加的研究小组,在该工厂开展了一系列的试验研究。这一系列试验研究的中心课题是生产效率与工作物质条件之间的关系。这一系列试验研究中有一个“谈话试验”,即用两年多的时间,专家们找工人个别谈话两万余人次,并规定在谈话过程中,要耐心倾听工人们对厂方的各种意见和不满,并做详细记录,对工人的不满意见不准反驳和训斥。
  这一“谈话试验”收到了意想不到的结果:霍桑工厂的产量大幅度提高。这是由于工人长期以来对工厂的各种管理制度和方法有诸多不满,无处发泄,“谈话试验”使他们的这些不满都发泄出来,从而感到心情舒畅,干劲倍增。社会心理学家将这种奇妙的现象称为“霍桑效应”。

维特效应


  所谓“维特效应”指的是两百年前德国大文豪歌德发表了一部小说,名叫《少年维特之烦恼》,该小说讲的是一个青年失恋而自杀的故事。小说发表后,造成极大的轰动,不但使歌德名声在欧洲大噪,而且在整个欧洲引发了模仿维特自杀的风潮,为此,好几个国家将《少年维特之烦恼》列为禁书。
  “维特效应”,从社会心理学角度分析,就像情绪上的“流感”。媒体对自杀新闻的大肆渲染对于一些徘徊在生死边缘的人具有强大的暗示、诱导性。比较典型的例子是,2003年4月1日,张国荣自杀事件发生后,媒体的报道连篇累牍、大肆渲染。结果从当天深夜到第二天凌晨9小时内,全香港有6名男女跳楼自杀,其中5人不治,当月香港共有131宗自杀身亡个案,较3月份增加32%。有几名死者留下遗书,清楚写明其自杀与张国荣轻生有关。
  在中国,每年约有25万人死于自杀,至少有100万人自杀未遂。自2000年以来,每年10万人中有22.2人自杀,每2分钟就有1人自杀、8人自杀未遂。可以说,如果每一起自杀都要报道的话,恐怕整张报纸都装不完。
  实际上近年来中国人自杀的比例越来越大,这当然跟中国社会转型期急剧变化,人们承受的精神和物质压力越来越大有直接的关系,自杀行为的增加,也不能全部怪罪于媒体。但是正如笔者前面所说的,媒体的自杀新闻与自杀行为的增加确实有不可回避的关联。仅仅出于敬畏生命的人道主义考虑,媒体也应该主动进行反思并警醒。
  社会可以关注自杀现象,但不应炒作自杀个案,或者把自杀“娱乐化”处理,而应该在报道中采访一些专家学者等,突出心理危机干预,从而启发公众对自杀背后社会问题的思考和讨论,避免类似事件再次发生。

刻板效应


  所谓刻板效应,又称刻板印象、社会定型,是指对某人或某一类人产生的一种比较固定的、类化的看法。是还没有进行实质性的交往,就对某一类人产生了一种不易改变的、笼统而简单的评价,这是我们认识他人时经常出现的现象。
  有些人总是习惯于把人进行机械的归类,把某个具体的人看作是某类人的典型代表,把对某类人的评价视为对某个人的评价,因而影响正确的判断。刻板印象常常是一种偏见,人们不仅对接触过的人会产生刻板印象,还会根据一些不是十分真实的间接资料对未接触过的人产生刻板印象,例如:老年人是保守的,年轻人是爱冲动的;北方人是豪爽的,南方人是善于经商的等等。
  刻板效应的表现多种多样。比如,有的领导者认为爱挑毛病的人一定是“刺儿头”,沉默寡言的人一定城府很深;活泼好动的人一定办事毛糙,性格内向的人一定老实听话;青年人单纯幼稚、容易冲动,老年人经验丰富、保守、稳重。此外,还有地域上的刻板印象。

破窗效应


  所谓“破窗效应”(Break Pane Law),是关于环境对人们心理造成暗示性或诱导性影响的一种认识。“破窗效应”理论是指:如果有人打坏了一幢建筑物的窗户玻璃,而这扇窗户又得不到及时的维修,别人就可能受到某些暗示性的纵容去打烂更多的窗户。
  美国斯坦福大学心理学家菲利普·辛巴杜(Philip Zimbardo)于1969年进行了一项实验,他找来两辆一模一样的汽车,把其中的一辆停在加州帕洛阿尔托的中产阶级社区,而另一辆停在相对杂乱的纽约布朗克斯区。停在布朗克斯的那辆,他把车牌摘掉,把顶棚打开,结果当天就被偷走了。而放在帕洛阿尔托的那一辆,一个星期也无人理睬。
  后来,辛巴杜用锤子把那辆车的玻璃敲了个大洞。结果呢,仅仅过了几个小时,它就不见了。以这项实验为基础,政治学家威尔逊和犯罪学家凯琳提出了一个“破窗效应”理论,认为:如果有人打坏窗户玻璃,而又得不到及时的维修,别人就可能去打烂更多的窗户。久而久之,这些破窗户就给人造成一种无序的感觉。结果在这种公众麻木不仁的氛围中,犯罪就会滋生、繁荣。

Nginx Configurations

Nginx Configurations


反向代理静态文件,处理 404,返回默认图片


接管请求,转发到其他服务器(图像资源),如果后端文件不存返回 404 错误,则返回本地配置的 default.png

server {
    listen 80;
    server_name your_server_name;

    location ^~ /logo {
        proxy_set_header Host $http_host;
        proxy_set_header X-Forwarded-For $proxy_add_x_forwarded_for;
        proxy_pass http://192.168.100.101:20000/statics/upload/logos;
        
    proxy_intercept_errors on;
    error_page 404 =200 /default.png;
    }   

    location = /default.png {
        root html;
    }
}

扎克伯格对话霍夫曼:打破陈规,快速前进,不完美也是一种完美

以前Facebook倡导”快速行动,打破陈规“,现在,打破陈规多了一个前提:不能破坏基础架构。

编者按:《Masters of Scale》是LinkedIn联合创始人雷德·霍夫曼(Reid Hoffman)创办的一档播客节目,他会定期邀请著名的创始人参加节目。本集他邀请了 Facebook CEO 扎克伯格,他们讨论了一个问题:当你推出第一款产品时,如果产品没有让你感到尴尬困窘,说明推出产品的时间太迟了。霍夫曼认为,扎克伯格之所以成功,就是因为他大胆推出不成熟的产品,倾听用户的意见,不断改进。这种开发策略帮助 Facebook 走向成功。

主题一:少年时代为家人搭建社交网络


霍夫曼:扎克伯格在哈佛读本科时创办了Facebook,如果想深入探究他成功的起源,还要追溯到很久以前。

扎克伯格: 10岁、11岁或者12岁时我经常为自己开发游戏。最开始时我开发了一些糟糕的游戏,我还记得,当时我开发了一款打雪仗的游戏,可以与妹妹们一起玩,游戏的图形与线形画差不多。不过它可以吸引妹妹来玩,我们在纽约长大,她们宁可玩游戏,也不愿意出去打雪仗。

霍夫曼:许多科技企业家都说过,当他们还是孩子时就开发了简单的游戏。扎克伯格的故事有些不同,他继续开发下去。

扎克伯格:我的父亲是一名牙科医生,有一点很好:他的牙科诊所与我们家是连在一起的。牙医和保健师需要共享数据。于是我开发了一套系统,让父亲与各房间的人沟通,我与妹妹住在楼上,他也可以与我们沟通,我管它叫作ZuckNet。

因为它只是我们自己的小网络,只在家里使用,相当有趣。在漫长的时间里,我探索过许多不同的社交软件创意,ZuckNet只是创意的前身,非常原始。之后,AOL Instant Messenger来了,大家都在用。

霍夫曼:请注意,ZuckNet实际上打败了AOL。当扎克伯格还是少年黑客时,他的前进速度就比产业巨头快。产品是否完美?他不关心,它只是想开发出产品。我真心希望会有更多的企业家像少年扎克一样怀抱无忧无虑的精神。当我们推出产品时,不完美就是完美。

事实上,当你推出第一款产品时如果追求完美,可能会错过时间点。为什么?因为你会假设用户的需求是怎样的,而你的假设又是不精准的。你需要以尽可能快的速度用真正的客户测试真正的产品,此时你开发的只是基础版产品。用这种方法开发出用户无法拒绝的产品是最快的。

早早展示你的作品,经常展示。千万不要呆在车库,独自开发,只求让产品变得完美。你完全是在浪费时间,更要命的是你在浪费自己的机会。

如果你是乔布斯,你不会等到产品完美,你等不起。况且乔布斯只有一个。让真正的用户使用真正的产品,建立紧密的回馈循环体系,大多企业家用这样的方式开发出好产品。不要害怕“不完美”,不完美不会决定企业的成败,决定成败的是速度,也就是说你能以多快的速度开发用户真正喜爱的产品。

如果要讨论这个主题,我的朋友扎克伯格才是完美人选。他总是匆匆推出不完美产品,扎克伯格有一句口头禅:“快速行动,打破陈规。”我敢说,这就是Facebook成功的基础。马克确保团队像少年黑客一样快速前进,推出不完美的产品,这样就可以让用户帮助改进产品。

主题二:大学时代开发学习工具


扎克伯格:我认为,Facebook的战略就是以尽可能快的速度学习,社区要求我们这样做,正因如此,我们要创造一种文化氛围,鼓励人们尝试新东西、测试新东西、不要怕失败。

霍夫曼:Facebook员工数量超过1.7万,扎克伯格如何让员工摆脱完美主义精神呢?让我们来听听他的回答。首先我们要从大学时代的扎克伯格说起,当时他还在哈佛读书。那时扎克伯格有一个习惯,成天鼓捣一些项目,他忍不住这样做。

扎克伯格:我跑去上与“奥古斯都罗马”有关的课程。最后要考试了,老师展示了一些奥古斯都时代的艺术品,我们必须就艺术品的历史意义写一篇文章。就在学习之时,我正在为第一版Facebook编写代码,到了考试的前几天,我还处在这样的状态:我完蛋了。艺术与数学不同,如果是数学,你只需要在考试时给出解决问题的方案就行了。艺术不同,你要了解它的背景,否则写不出论文。

霍夫曼:无论如何,考试时间越来越近,你可能会认为扎克伯格会暂时放弃编写代码,不是的,扎克伯格反而更加卖力了。

扎克伯格:我开发了一项服务,基本上班里的每一个人都加入进来,它会向学生随机展示艺术品,如果你认为哪些环境信息比较重要,可以输入进去。之后,你可以看到班上其它人输入了什么内容。它就是一个学习工具,有点众包的味道,它可以告诉我们关于某件艺术品我们需要知道些什么。最后教授告诉我,说考试的成绩比以往都要好。最终我通过了考试。

霍夫曼:如果马克少一点黑客精神,多一点完美主义,又会发生什么事呢?只能相像。如果马克在“罗马艺术课”程序上多花一点时间,让程序更好一些,又会怎样?也许程序看起来漂亮一些,也许会有更多的功能。不过马克可能会错过机会,无法在学生需要工具时将工具摆在他们面前,还有一点更重要:同学们是如何使用工具的?他可能会错过了解的机会。

对于大多人来说,匆匆拿出作品是一件难事。得分高的人一般都追求完美。同样的本能既可以让我们成为好学生,也可以让我们变成糟糕的企业家。为什么如此难?Susan Danziger曾经做过类比。她是Ziggeo的CEO,Ziggeo是一个平台,在线上录制视频、嵌入高质量视频。关于完美主义,她有自己的理解。

Susan Danziger:作为一家创业公司,要做的就是拿出草稿,老师读这些草稿时会觉得它糟糕,你可能永远不会提交这样的草稿;你必须改变自己的习惯,推出一些让人感到“困窘”的东西。

霍夫曼:看看马克,他往往灵感突发,拼凑一些程序,然后匆匆发布,丝毫不会觉得尴尬。事实上,他还津津乐道。大多的程序都很实用,有一个紧急的原因促使人们试用,正如为艺术课考试开发程序一样。他的许多项目都是社交实验。什么能吸引人?这是他最感兴趣的。什么能吸引他们?其它人。

主题三:对周围的人感兴趣


扎克伯格:当我开始在哈佛读书时,我很关心一件事:人是如何才走到一起、对事物形成一套理解的,个人无法单独完成?在哈佛时,我开发了许多不同的工具。学期开始时,我开发了Coursematch,它试图搞清你选了什么课程。简单来讲,我下载了课程目录,开发了一套工具,你可以说说你选择了什么课程。你可以浏览课程,它会告诉你谁在上这门课,谁在考虑上这些课。程序完全是文本,不是很迷人,但是学生会花几小时浏览。在生活的社区内,其它人在做什么?我们都想了解一下,渴望的程度比你想像的强烈。

霍夫曼:观察用户的反应改变了马克的想法。人们想在网上做什么?马克有了新的理解。对于其它人的生活故事,我们很感兴趣,这种兴趣超过了马克的预期。你对“奥古斯丁艺术”有何看法?你选择什么课程?你的同学想知道。每一次马克匆匆开发工具,推出新的社交工具,他的理论就进一步得到证明,这种理论在他小的时候就形成了:网络改变社交方式。

扎克伯格:人与人是如何沟通的?我一直很感兴趣。计算机互联网出现之后,一代人在它们面前成长起来,我是第一代的一份子,计算机与互联网对我的童年造成了很大影响,远不止是Zucknet那么简单。关于使用计算机,我有一段有趣的回忆,它让我思考如何与计算机沟通,当时我要去上学,学校在另一个镇。每天我都要搭巴士过桥去学校,一天结束之后,我又搭巴士回家,我的所有朋友都在桥的另一端。

当时虽然有手机,但不是人人有,所以我用AOL Instant Messenger沟通。我要与同学交流,谈论各种不同的事情。当时,我们会关注所有细节,想控制沟通方式,想掌控发送的信号,如何与社区内的人有效沟通、如何与他们联系也是很重要的事,当他们回到家时联系沟通,我们正是这样的环境中长大的。这种环境让我形成了自己的哲学:如何开发产品(尤其是信息产品)、如何让它运行的哲学。

霍夫曼:马克持续为线上社区开发工具,测试工具。社区以更快的速度崛起,发展的速度比他想像的快。于是马克也加快了速度:开发,推出,开发,推出。马克因为恶作剧开发过一个照片混搭程序,后来又开发了Facebook。顺便说一句,你可能会听到马克提及电影《社交网络》,他认为它部电影只是纯粹的小说作品,只有一个地方例外。

主题四:Facebook是如何诞生的?


扎克伯格:我因为恶作剧开发了Facemash,它是电影中唯一真实的事。Facemash并不是Facebook的前身,并不比其它项目更重要。它只是一个恶作剧,在学校里,哪些人被人们认为最有吸引力,能否将这种共识挑出来?我并不为这个程序感到自豪,它不是我的好作品,显得有点狭隘,我现在不会开发这样的东西。我开发了许多工具,Facemash只是其中之一。

开发了一些东西之后,我记得哈佛校报“Harvard Crimson”这样说过:“如果学生会要花2年时间才能建一个线上Facebook,怎么能有人在几天内开发出来?”我却认为:“不是这样的,我可以将东西拼起来,这样就有了一个工具,大家通过工具可以知道学校里所有学生发生了什么,只需要短短几周时间我们就可以将这些组合起来。”最开始时就是这样想的。我希望工具能够走出哈佛,将社区整合起来,让大家对周围的事情有一个共识,我想自己使用,这是我最感兴趣的。于是我在哈佛开发了工具,由此开始扩张。

霍夫曼:马克没有发明“社交网络”概念,当时市场上已经有竞争对手,比如MySpace、Friendster。马克并不认为自己的产品与它们是一样的。现在想来有点难以相信,当时马克认为Facebook和Zucknet差不多,他只是以学生的身份开发一个学生项目……

霍夫曼:你开发了第一版Facebook。很明显,你当时没有这样的想法:“这是一个全球性的社交平台。”最初搭建Facebook你是怎样想的?

扎克伯格:我的确认为会有人开发一个全球性的社交平台,只是由我们开发的可能性不大。“可能是我们创造,也可能不是。”我连这样的想法也没有。当时我根本没有问过这样的问题,很显然,全球性社区平台也不会由我们开发。有许多企业进入了,他们知道如何开发类似的平台,我们甚至都不是一家公司。我认为,在世界的某个地方会有人开发一些真正的东西,我只想修完计算机课程。当我们真正动手并不断开发时才意识到,哈,它可以变成真正的大产品,它可以扩张,成长。

霍夫曼:我多次听到人们这样说:“没有想到会是我们。”一次又一次听到。成功以有趣的方式悄悄向企业家走来。他们全身心投入,深入理解,为少量用户服务。他们完全没有意识到正是这种亲密的联系让产品从小众走向大众。正因如此,我才鼓励企业家早早推出产品。发布、观察、反应,不断重复这一过程。

关注速度,不混乱,不只如此,还要让Facebook小团队与增长的用户数保持一致,完美的一致。用户一般都走在前面,但并非时时如此。有时马克必须打破惯例,给用户一些周旋的时间。

为什么?因为你必须搞清用户真正需要的是什么。用户说什么,做什么,二者有距离,当他向新学园推广社交网络时这种距离感更明显,马克从中学到了经验。

主题五:向其它学校扩张


扎克伯格:网络活跃起来,变得很有趣。我们介绍网络在哈佛是怎样创办的,然后我们在耶鲁推出,此时哈佛的所有人都说:“噢,来吧。至于他们还是算了吧?”每走一步都会发生这样的事。从耶鲁出来,进入哥伦比亚大学,耶鲁的人会说:“真的吗?让这些家伙加入?”到了印第安那大学,网络在印第安纳州立大学推出,印第安那大学的人却说:“来吧。”活跃的人们预计会出现变化,但是很快大家就接受了,我们对此见怪不怪。

霍夫曼:马克从这里学到了经验:学会倾听。每一所大学都说,他们不想要其它学校加入,然而当每一家新大学加入之后,网络变得更强大,人们更喜欢网络。这是一个好例子,说明企业家既需要倾听用户的声音,又要选择性忽视一些声音。自己的口味如何,自己的兴趣如何,人并不能准确知道。

例如,Facebook的基本原则是这样的:其它人会上传一些与有你关的照片,会给照片贴标签,当其它人给照片贴标签时,你的朋友会观看,可能比你先看到。你想用这样的产品吗,是还是不是?大多人会说:“我不想用这样的产品。不,不,不。我不想要这样的产品。”虽然每个人对产品很满意。自己对新事物的反应是怎样的?人的预测能力往往很弱。

用户到底想从Facebook获得什么?马克自己也成了精明的预报员,他并不认为自己在打造一项业务。大学二年级快要结束时,也就是2004年,他与联合创始人离开学校去过暑假。

霍夫曼:为什么会进入硅谷?

扎克伯格:我并没有想过要离开学校。作为新生在哈佛呆了一年,然后度过了大学一年级与二年级之间的暑假,就在大二时我创办了Facebook。Dustin是我的联合创始人,当时我想离开剑桥去过暑假,我们就想:“应该去哪里继续拓展Facebook呢?”我们觉得:“还是去硅谷吧,那是一个神奇的地方,诞生了许多企业。”我还记得,当时我们曾谈论一个问题:终有一天,我们可能会创办自己的企业,Facebook就是这样创办的。

意思再明确不过,终有一天我们会创造一家企业,但是很显然当时的项目我们没想过将它变成企业。到了二年级快要结束时,我们进入了大约28至30个学校,为什么这样说?因为大家只是从学校录入内容,他们问:“嗨,我们能在学校使用吗?”我们根据访问量给学校排名,如果服务器的容量达到一定的程度,我们就可以在这个学校推出服务,这些学校的需求最大。夏天时我们搬出了学校,预计秋天就会回去。我们获得了第一笔投资,由Peter Thiel领投。

扎克伯格:我曾告诉过Peter,说秋天就会回学校去,很明显他不相信。他猜对了,我们错了。到了秋天,我们才意识到要将服务推向几百所学校工作量太大了,而且还要上课。哈佛允许学生请假,于是我们就请假, “持续”请假。

霍夫曼:“持续”是一种保守的说法。Facebook迅速崛起,我问了Hall of Fame体育广播员、播主Dick Stockton,让他介绍一下接下来几年Facebook的增长。

Dick Stockton:2005年Facebook进入2000所大学。还不够。到了2006年,有企业提议10亿美元收购Facebook,扎克伯格拒绝了。就在那一年晚些时候,扎克伯格收到了一份要约:150亿美元。2008年,扎克伯格请来了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那一年,Facebook盈利了。2012年,Facebook上市。自Doug Moe率领的丹佛掘金队(Denver Nuggets)以来,我还没有看到过如此灵活的团队。2015年,Facebook月活跃用户达到10亿。真是了不起。

主题六:快速前进,打破陈规。


霍夫曼:在Facebook的早期发展过程中,有一个哲学理念贯穿始终,渗透到每位员工每天的工作中,这个理念就是:快速前进,打破常规(Move fast and break things)。在Facebook总部到处可以看到这条标语。标语的核心理念就是早早发布产品,哪怕产品会让你很尴尬困窘,然后积极向客户学习,以很快的速度不断改进。用户喜欢吗?讨厌吗?还有更糟糕的事情:他们是否无视产品?

可能在特定环境下产品被破坏,可能社区的一部分人接受它,另一部分拒绝,可能用户使用它,但是使用的目的与你预料的不一样。如果想真正了解,只有在真实环境中与真正的用户呆在一起。

扎克伯格:当你开发互联网软件,开发每天都可以改变的软件,如果想学习,想以尽可能快的速度前进,还是要讲一些策略的。我认为:等一年,为所有的创意收集反馈建议,这样的方法并不好,虽然每一次发布的产品不完美,但是在一年或者两年的时间里,你可以做得越来越好,最终结果也会更好一些。这就是核心。在这个时间点,我们正在开发一款产品,这不是最重要的,快速学习是公司的策略,这才是重点。

霍夫曼:这套哲学源自科技产业,但是许多领袖将这种非传统方法应用于更传统的产业。比如Kara Goldin就是这样做的,她是Hint公司的CEO和创始人。Hint公司在水中掺入用户喜欢的水果然后销售。我个人比较喜欢黄瓜。Kara将创意应用于实践。我们联系到了Kara,想听听她对“发布完美产品”的看法,这里的产品是大家会喝的饮料。

Kara Goldin:我曾与许多企业家交流过,当中很多人都坚持一种看法:产品进入市场之前必须完美,老实说,抱有这种看法的人很多,数量让我吃惊。当你制造飞机时,如果你对飞机的飞行状况不是很满意,而这点又让你感到很不舒服,那你就会止步不前,你没有办法前进,然后你会陷入麻烦。

霍夫曼:Kara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拒绝向瓶装饮料添加糖或者防腐剂,这样的饮料很快就会变质。不过Kara仍然想知道大家是否喜欢这样的饮料。她开始销售Hint瓶装产品,与此同时,她还飞到全世界寻找佐料,扩充产品线。

Kara Goldin:我们密切关注产品,确保味道不会改变。我们知道产品的保存期限只有几星期。我们密切关注,确保产品不会发霉,毕竟它是无法保存的产品。我一直告诉企业家:“如果你不认为自己的产品是完美的,但是你却认为它相当好,而你又想知道产品能否让一些人接受,最好的办法就是在一些店铺内销售。”将产品拿去卖,然后不断改进它。

霍夫曼:区分数字世界与物理世界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在硅谷,我们会说是比特世界和原子世界。比特世界可塑性很强,可以轻松重构。改变原子世界成本更高。一边是毁灭,另一边是解决问题,每一位企业家都要在二者之间穿行。重点在于你要让实验接近极限。对于马克和Facebook日渐成长的团队来说,“快速行动,打破陈规”相当于战斗口号,当Facebook成长为羽翼丰满的创业公司时,这套哲学理念越来越重要。如果你率领几千名员工快速前进,打破陈规,需要有人来化解混乱。随着Facebook的成长,马克发现一个事实:一方面,他身上流淌着黑客气质(快速前进),另一方面,作为CEO他需要承担责任,不能造成大规模的破坏,二者存在冲突,这种冲突越来越严重。正因如此,一个新的标语诞生了:“快速行动……但是保持结构的稳定。”

主题七:保持结构稳定


扎克伯格:这个口号不太容易记住。

霍夫曼:最好的口号不只是好听那么简单,它可以坚定信念,让你去做艰难的决定。

扎克伯格:“快速行动”很有意思,因为你如果想做到必须抛弃一些东西。问题在于:“你愿意放弃什么?”最开始时,我们倡导的是:“快速行动,同时打破陈规。”意思就是说我们以更快的速度前进,以更快的速度学习,了解社区想要什么,我们允许服务有一些漏洞和缺陷。到了某个时间点,我们虽然跑得更快,节省了一些时间,但是滋生了许多漏洞和问题,我们要花更多的时间回去解决。

于是我们就想:“好吧,我们要制定新的策略,确保我们快速前进。”我们提出一个理念:快速前进必须建立在最好的基础架构之上。进来一名工程师,他可能来自任何一家公司,在Facebook他可以用更快的速度推出产品(测试更好了,行动更快了,等等),比世界其它地方快。“快速行动,保持结构的稳定”大约就是这个意思。有一点要注意,做到并不容易,我们投入许多资源打造基础架构。为了得到一些东西,你愿意放弃什么,认为最终价值还是归结到这点上,它们不是免费的,没有什么是免费的。

霍夫曼:马克承认“快速行动,保持结构的稳定”不是什么好口号,它没有“快速行动,打破陈规”那么朗朗上口。然而当公司进入新阶段,新口号可以起到保护作用。你仍然可以大胆推出半生半熟的产品,你仍然可以打破陈规,但是不能损坏基础架构。因为修复基础架构太慢了,如果你破坏了基础架构,最终速度会慢下来。

以新规则作为指导,马克为Facebook奠定了大规模实验的基础。它到底是如何推行的?有一点你要注意:Facebook有很多“面孔”。

扎克伯格:在任意给定的时间点,运行的Facebook都不止一个版本,大约有1万个。在公司内部,测试什么东西基本上公司的任何一位工程师都有权决定。如果事情比较敏感,会有一些规则,总体来讲,工程师可以测试产品,可以推出一个版本的Facebook,不会应用于整个社区,只让1万或者5万人使用。然后他们会拿到结果,看看产品对各种指标造成怎样的影响,对他们关心的东西造成怎样的影响。用户是如何联系的?如何分享的?在这个版本中用户的朋友增多了吗?当然还要考虑商业指标,比如运营该服务效率下降了多少,我们能获得多少营收?

甚至还可以进行定性调查,问问用户使用该版本有多高兴。最后,工程师会告诉主管:“嗨,我开发了这个产品,这是测试结果。我们要不要进一步开发,继续做下去?”测试之前我们就将工具交给工程师,他们可以获得数据,没有必要在管理层一层一层争论创意的好坏,这样就可以将员工解放出来,以更快的速度前进。如果效果不好,我们就会放进资料,作为经验教训保存起来,不断学习。如果效果很好,我们就会将小小的改变植入Facebook的根基:接下来如果有谁想改进产品,必须遵循新的标准。

主题八:对困窘感到舒适


霍夫曼:如果要赋予员工权力,让他们自由实验,必须对“困窘”(embarrassed)感到舒适。我咨询了Facebook COO桑德伯格,让她讲讲Facebook是如何处理“困窘”的,现在正确处理“困窘”已经成为Facebook文化的一部分。

桑德伯格:在Facebook有一个非常有名的故事。Ben是一名年轻的夏季实习生,当时他想搞清一些问题:怎样做网站不会停止服务?激活漏洞,如何让网站恢复?他触发了漏洞,网站停止服务30分钟。在科技产业,这可是很疯狂的事。Ben成为了全职员工,后来我们将他所做的事称为“Ben测试”。我们把东西放在某个地方,这样网站就不会停止响应,Ben的做法得到了赞扬:“想法很好,只是执行不好,我们仍然会做这样的测试。”我们会犯错,马克会犯氏,我会犯错,我一直在犯错,我们对错误保持开明态度。

霍夫曼:允许犯下大错误,这种精神不只解放了Facebook员工,也可以让马克专注于重要的事情。

扎克伯格:它让公司按一种模式运营,我要做的事就是搞清哪些指示是我应该下达的高层指示,要做这些事谁是最适合的人选。至于日常事务,大多的决策是这样制定的:“好吧,它会毁了公司吗?”不会,那就让他们自己测试吧。如果测试的成本不是很高,我们会通过实验学到更多的东西,我们会让团队探索他们认为值得探索的领域,而不是用高压手段控制。

霍夫曼:我想修正一下自己的理论:如果推出的第一版产品无法让你感到“困窘”,说明你推出的时间太迟了。到了第二个版本或者第三个版本,困窘的感觉不会消失。事实上,即使你的产品拥有10亿以上的用户,这种感觉仍然会存在。最创新的产品应该是持续不断的困窘造成的。

“困窘”相当关键。在过去许多年里,有些人误解了我的意思,说我的理论有点悲观,相当于投机取巧、轻率行事、不需要计划冒然前进。

请注意,我说的是“如果你没有因自己的产品感到困窘”,不是说“你没有因自己的产品被人起诉”,或者是“你没有因自己的产品感到深深的羞耻”。事实上,如果你快速推出产品,结果招来诉讼,让用户远离,或者烧光了资金却一无所获,那就是说你推出产品太快了。毫无疑问,大规模实验肯定是有风险的。每一次测试时都会有风险,可能会感到困窘,可能会失败,没有人对失败无动于衷。扎克伯格如何摆脱恐惧?一言以蔽之:机会。

扎克伯格:如何确保Facebook对世界造成最大影响,如何确保我们不失败,这才是激励我前进最大因素。将事情搞砸了,企业恶化,这不是我最恐惧的,我最怕的是我们没有将机会最大化,这是我一生中最害怕的事。

【编译组出品】编辑:杨志芳

原文:http://36kr.com/p/5082600.html

vps projects

VPS projects


防止 VPS 吃灰的 N 种方案

  • seafile like Dropbox
  • itChat notify
  • ownCloud
  • Web Games
  • Mail Server
  • Website, blogs, mall

收集的正则表达式

收集的正则表达式


  • 匹配大写字母,数字,下划线单词
    \b[0-9A-Z_]{2,}\b

  • 匹配以大写字母开头,可包含数字,下划线的单词
    \b[A-Z]{2,}[0-9A-Z_]*\b

Editplus 用到的正则表达式


  • 多行替换例子: XX 替换为 XX = aaa['XX']; 查找规则:.+ 替换规则: \0 = aaa['\0'];

一些在线工具